伊芙琳琳

听歌喝茶养老。

新女儿,可能是个女装大佬。

假如我不曾存在。
这世间,
这世界,
并无差别。

与人交谈后,总欲作呕。
为人为己。

上课摸鱼图,算是有进步?
ps:玩天命之子一个修女小姐姐都没出:(

诅咒【天然渣人鱼与两位可怜人】

每当我将下沉,
那阳光就穿透海水,
使我眷恋温暖。
每当我要上浮,
那海藻就将双腿缠住,
使我无法动弹。

我曾经的同族们,
嗤笑这不幸的诅咒,
为何要舍去美丽强健的鱼尾,
去靠近那干涸的陆地。

我曾经的同族们,
唾弃这不幸的诅咒,
为何要放弃永恒的青春活力,
去追逐那易变的爱情。

我说,
我的亲人与大海融为一体,
那丛海藻就是他。
我说,
我的爱人与太阳融为一体,
那束阳光就是他。

飘浮着,
一群水母随着洋流来到了这片海湾,
随后是海龟们。

失神着,
有一只老海龟向我游来,
他说已过了三百年,
那束阳光即将黯淡,
那丛海藻即将枯萎。
他说那人类的国家已经消失,
那座城市被我的亲人沉没,
那位女王被我的爱人杀死。

我说,
他们还未原谅我,
不愿我下沉化为海泥,
不愿我上浮化为泡沫,
他们还未原谅我。

【它开动了。】

sm31700140
av13030622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030622

芸甫:

作曲:カンザキイオリ
作词:カンザキイオリ
翻译:Eko

话说p主一贯投稿标题里是クロガキ(kurogaki,黑柿子),而作品里是カンザキイオリ(kanzaki iori,神崎伊织),我在这里就用作品里的名字注明了。
若有错误和不足欢迎指教,评论和私信都可以。
很喜欢这首曲子的歌词,大概那真的是来自作者心底的呼喊吧。
本当は そういうことが歌いたい。

「死にたいなんて言うなよ。」
「不要说想死这种话。」
「諦めないで生きろよ。」
「不要放弃继续活下去。」
そんな歌が正しいなんて馬鹿げてるよな。
这种曲子居然是正确的简直太可笑了。
実際自分は死んでもよくて
实际上是自己死了也无所谓
周りが死んだら悲しくて
但是如果周围的人死去就会悲伤
「それが嫌だから」っていう
「我就是讨厌那种场面」
エゴなんです。
一种自私的想法而已。

他人が生きてもどうでもよくて
别人活下去了也与自己毫不相干
誰かを嫌うこともファッションで
讨厌某个人也不过为了追逐时髦
それでも「平和に生きよう」
即使如此还能说出「平稳地活下去吧」
なんて素敵なことでしょう。
这种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画面の先では誰かが死んで
画面背后有人死去
それを嘆いて誰かが歌って
有人心生哀叹为其谱曲
それに感化された少年が
而被曲子感化的少年
ナイフを持って走った。
拿着小刀跑了起来。
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我们被生命厌恶着。
価値観もエゴも押し付けて
把价值观和自私自利的想法推诿于他物
いつも誰かを殺したい歌を
总是简单地用电波
簡単に電波で流した。
播放意欲杀掉某人的歌曲。
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我们被生命厌恶着。
軽々しく死にたいだとか
轻飘飘地说出「想死」这种话
軽々しく命を見てる僕らは
如此轻贱生命的我们
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被生命厌恶着。

以上来自b站视频评论区。

勿要将鲜花献给无法嗅闻春天的人。
勿要把天窗敞开给易被灼伤的人。
勿要用纯氧窒息伤痕累累的人。
勿要与我说虚伪的爱。
                                                ——雨狸
中V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207175

av6207175

《那些我无法原谅的事》

歌:零羽、泠珞(VividCycle时序绚乱)

策/词:雨狸

曲:崩坏

混:POiSON

绘:闻香Nadir

PV:系豆

封面:β

我从不相信时间能愈合所有的伤

它只不过是这麻木世界对你拒绝妥协的症状开的一副毒药

我也不知道宽容有什么值得赞扬

以德报怨莫非你以为退让真的能叩开天堂

偶尔也会想要遗忘是谁在我身上刻下了触目惊心的伤

然而还是无法面对无知且无情的阳光

伤害了我的人啊他依然在某处安然无恙

我的鲜血却一遍遍染红崭新的衣装

有很多即使此去经年也无法忘怀的事依然无法原谅

有很多即使白纸黑字也无法裁决的事 依然想要反抗

有很多即使不断成长也无法逃脱的事 总在黑暗中扼住我的梦想

那一些天经地义的事【合】他们说我离经叛道

用事不关己煲锅浓郁的心灵鸡汤

捏着鼻子蒸汽灼伤食道撕开尚才结痂的伤口成全他人传教

用坦然面对打自己两个响亮耳光

何以报德幼稚地以为退让真的能换来褒奖

偶尔也会想要遗忘毕竟我已经是那样勇敢而坚强

然而还是不免质问必须以纯真交换吗

毁灭过我的人啊她依然在某处放声大笑吧

我的泪水正不争气泡胀宽恕的纸张

有很多即使此去经年也无法释然的事 依然无法原谅

有很多即使白纸黑字也无法放下的事 依然想要反抗

有很多即使不断成长也无法改变的事 总在光明中嘲讽我的希望

那一些天经地义的事 他们说我无可救药